<noframes id="55b3r">

<noframes id="55b3r">

      <ins id="55b3r"><p id="55b3r"><dl id="55b3r"></dl></p></ins>

          <address id="55b3r"></address>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首頁 >金融證券 >正文

          金融服務如何“貸”動脫貧

          發布日期:2020-09-30 16:52
          0

          金融服務如何“貸”動脫貧

          ——廣西百色市田東縣農村金融改革調查

          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童 政 周驍駿

          幫扶貧困地區脫貧“錢從哪里來”一直是個難題。在金融扶貧過程中銀行里的資金不能有效配置到農村實體產業上,急需一把“鑰匙”打開金融流向農村的那扇門。近日,經濟日報記者在對廣西田東縣農村金融改革調查時發現,他們通過12年改革實踐提升了農村金融服務水平,提高了資金配置效率,通過金融機構網點建設、信用增級、擴大信貸、完善支付體系等方式,緩解了“農民貸款難、銀行放貸難、農村支付難”等壓力,讓金融手段有力地支持當地群眾脫貧致富。

          2008年,為破解“農民貸款難、銀行放貸難、農村支付難”等農村金融服務難題,廣西百色市田東縣啟動了以“農金村辦”為核心的農村金融改革探索,建立了農村金融組織、信用、支付結算、保證保險、抵押擔保、村級服務“六大體系”,開展金融扶貧,配套農村產權改革。

          如今12年過去了,這項改革成效如何?田東縣農村金融服務探索出了什么新路子?當前正在開展的農村金融改革“升級版”進展如何?為此經濟日報記者近日赴田東縣展開調查采訪。

          信用也能當錢使

          百色市田東縣位于廣西西部,地處右江盆地腹地,屬滇黔桂連片石漠化貧困少數民族地區,是鄧小平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領導和發動百色起義的策源地。2015年,有53個貧困村,建檔立卡貧困戶13276戶52109人,貧困發生率為15.1%。作為全國扶貧工作重點縣,脫貧攻堅工作難度很大,資金使用方面曾一度捉襟見肘。

          “農村金融扶貧是國家實施扶貧政策的有效手段,在政府引導、金融機構參與的前提下,如何面向農村地區和貧困群體提供政策性金融、商業性金融、合作性金融等服務,扶持和幫助貧困農戶通過生產和經營,有效增加收入擺脫貧困,是我們一直思考并探索的問題。”百色市委常委、田東縣委書記劉明國說。

          2008年,田東縣啟動了農村金融改革,探索建立了農村金融服務“六大體系”,同時開展金融扶貧,配套農村產權改革。

          信用體系建設是農村金融改革的重要環節。經過摸索,2015年,田東縣針對貧困戶采取更加科學合理的信用評級方式,降低“家庭收入”在信用評級中的權重,綜合考慮道德品質、社鄰關系、遵紀守法等因素,全面識別貧困戶信用狀況,累計完成全縣12360戶貧困戶評級授信工作,授信金額7.1億元,信用評級授信已達100%。

          “信用也能當錢使。”這是田東群眾對農村信用體系的評價,農戶信用評級越高,獲得的貸款額度就越高、貸款利率越低。憑借信用等級,農戶在無抵押、無擔保情況下即可于申貸當天獲得1萬元到10萬元不等的信用貸款。這有利于把金融改革與扶貧開發相結合,盡量滿足貧困群眾發展生產的資金需求,激活生產要素。

          此外,對一些極端貧困、信用等級太低、有貸款需求而又無法通過銀行貸款審查的貧困戶,該縣財政投入435萬元建立了29個“扶貧資金互助協會”或“貧困農戶發展生產資金互助協會”,有效解決了銀行不能滿足貧困戶短期資金周轉的問題。

          為促進農村產權和資金在農村得到有效流轉,實現農村產權直接向金融機構抵押融資,田東縣依托廣西唯一一家縣級農村綜合產權交易平臺——田東縣農村產權交易中心,有力促進了農村產權和資金在農村流轉。“截至去年底,中心累計產權交易額達到11.25億元,產權抵押貸款15.05億元。”田東縣農村產權交易中心主任藍新天說。

          基礎服務“零距離”

          為了打通農村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田東縣農村金融改革以“農金村辦”為核心,全面推進金融服務下沉覆蓋。“以前想辦理涉農銀行業務只能去信用社和農行。現在好了,什么銀行都可以辦理,太方便了。”田東縣作登鄉大板村貧困戶甘益烈說。

          “村鎮銀行、中國銀行、柳州銀行相繼落戶田東,桂林銀行也于近日開張營業。覆蓋全縣10個鄉鎮和村屯的金融網點,有效解決了農村金融機構網點覆蓋率低、基礎金融服務弱的問題。”田東縣縣長黃文明說。

          近年來,田東縣不斷強化基礎金融服務,把“引金入縣”作為破解金融扶貧基礎服務薄弱的重要事情來抓。“信用社—農合行—農商行”的改制,使田東縣農村商業銀行具有更多自主性,金融服務更為便捷高效;擔保公司、小貸公司、資金互助社則為企業和農戶發展解決生產資金難題;引入的國海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為廣大群眾提供金融知識宣傳和理財渠道;引入的北部灣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中國太平洋保險(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壯大了田東縣政策性農業保險的力量。

          為進一步增強農村金融服務能力,田東縣不斷健全完善全縣167個行政村街的“三農金融服務室”,配備充實好村兩委成員、大學生村官、致富帶頭人等工作人員,強化金融服務指導,協助金融機構進行金融知識宣傳、信用信息采集及等級初評、貸款調查、還款催收、保險業務辦理等金融服務。目前,“三農金融服務室”累計協助7.3萬農戶獲得免抵押、免擔保小額貸款超25億元。

          為了方便群眾支付結算,田東縣在2009年完成了大小額支付系統鄉鎮全覆蓋,在廣西第一個實現“鄉鎮級金融網點跨行資金匯劃鄉鄉通”,實現ATM機鄉鎮全覆蓋,成為全國首個實現轉賬支付電話“村村通”的縣,發行各種銀行卡112.06萬張,人均2.57張,整合傳統金融支付、社保、工資功能于一卡,最大程度方便群眾。

          “我行實現了所有鄉鎮自助設備全覆蓋及行政村‘桂盛通’支付機具布放,農民在村里就可以完成轉賬、繳費、小額取款等業務,極大提高了基礎金融服務的效率和便捷度。”田東縣農商行董事長覃宏宵說。

          “現在足不出村就可以開展業務往來,我通過手機銀行就能把在田東農商行欠的貸款還上。”田東縣印茶鎮那板村貧困戶趙衛廣高興地告訴記者,為了解決農村地區支付結算難問題,田東還針對產業扶貧發展與金融設備存在不相適應的實際,大力推廣網上銀行、手機銀行和線上支付等,使金融業務更加快捷簡便。

          通過推進農村金融改革,田東縣農民群眾特別是貧困農戶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初步得到緩解,國家各項普惠金融政策在田東縣得到全面落實。全縣貧困人口由2015年精準識別時的52109人下降到2019年末的905人,貧困發生率從15.01%下降到0.24%。全縣涉農貸款余額從2015年的64.72億元提高到2019年的87.38億元,增長了1.35倍。

          新問題接踵而至

          改革12年來,田東縣的金融服務壓力有所緩解,但時至今日,“六大體系”也不能完全適應當前金融服務的形勢變化,新問題接踵而至。

          “現在面臨著信用數據更新問題,要為有信貸需求的農戶建立白名單。但我們全部員工才57人,無法開展全面的信用數據采集。”農業銀行田東支行副行長李楊說,為了建立信用制度,2015年,田東縣組織干部和金融機構工作人員大規模入戶采集信用數據,但這種數據采集方式不可能經常性開展,無法適應信用動態管理要求。為此,各家金融機構不得不各自再對農戶開展信用信息采集和評估,既造成重復工作,又導致效率降低。

          同時,隨著土地流轉深入開展,大戶、專業戶、合作社等經營組織大量涌現,農業生產日益向規模化、集約化轉變,信用貸款最高30萬元限額也遠遠無法滿足現代農業規模化發展需求。

          比如,田東縣林逢鎮百冠合作社的芒果種植基地達5000多畝,評估值5000多萬元,面臨的貸款難題也很棘手。“我們有產業,但沒有產權證,抵押率最多只能達到10%,并且要合作社全部成員同意并簽字,這很難做到。”百冠合作社理事長黃濤說。

          “我們投資2億多元,只能貸款1500萬元,但不能以廠房抵押,只能以成都的5套住宅作抵押。”田東錢記鮮蛋養殖有限公司總經理錢文說,田東縣金融改革取得一定成效,但仍需要更大突破。“隨著養殖技術進步,現代畜牧業發展突飛猛進,機器設備、生產線和廠房等都屬于重資產,理應成為抵押品,但銀行都以不易變現為由拒絕抵押。”

          記者在采訪中還了解到,原來田東縣布放支付機器的運營成本較高,新型移動支付的出現導致原有設備使用率下降。此外,村級服務主要靠線下工作,既不專業,成本又高,組織體系作用發揮也不充分。這些問題,需要在后續的深化改革中加以破解。

          “六大體系”再升級

          面對新問題,田東縣展開了對農村金融改革“升級版”的多輪縣級調研,邀請國內知名專家學者在北京召開研討會,總結田東金融改革短板和努力方向,于去年12月出臺了“升級版”工作方案。

          田東農村金融改革“升級版”以信用建設為核心,整合提升田東農村金融服務“六大體系”。依托金融科技,搭建田東數字金融服務平臺,建設門戶網站、信用大數據、金融超市、聚合支付4個板塊,實現信用、信貸、支付的有效融合;將田東數字金融服務平臺通過二維碼普及到村到戶到人,實現組織、支付、信用、保險、擔保、村級服務“六大體系”升級,進一步提升金融服務“均等化”水平。

          據了解,田東已經完成全區乃至全國領先的縣級數字金融服務平臺開發,目前已經上線服務。“我們已經委托國內一流科技金融企業,利用大數據等多種手段采集生成農戶信用信息,確保信用信息更新更準確。”藍新天說,該套系統能從法院、住建、交警、扶貧等多部門數據中自動抓取有關信用信息,例如,當農戶新建了房子、購買了汽車,就能在系統中體現,并增加信用額度。

          為了改變過去村級金融服務一半靠村干部、服務不專業等問題,解決線下服務不足的缺陷,田東縣通過門戶網站和二維碼將數字金融服務平臺推送到每一臺電腦和移動平板設備上,實現“六大體系”整合與提升,實現金融機構與貸款對象及時準確對接,節約工作成本。

          為了提升線上服務水平,在“引金入縣”基礎上,田東縣計劃將各金融機構在田東的分支機構引入“數字金融超市”。此外,擬引進平安普惠和網商銀行入駐田東數字金融超市。“這樣一目了然,讓農戶能夠‘貨比三家’,根據自身需求選擇金融服務機構。同時,在金融科技和信用數據支撐下,大部分金融業務也都能實現在線上完成。”藍新天說。

          同時,金融扶貧“升級版”也在同步推進。田東按照“政府推動、銀行主動、部門參與、市場運作”的基本思路,探索“三農金融服務室+農村信用+保證保險+多元信貸”扶貧金融發展模式,有效解決了貧困戶資金缺、貸款難問題,讓貧困戶真正貸得到、用得好、還得上、能致富。

          此外,田東縣格外重視風險防控,全縣設立扶貧貸款專項風險補償基金2300萬元,投入903.5萬元用于扶貧小額貸款保證保險;建立貧困戶貸款利息補貼機制,2016年到2019年,累計撥付扶貧小額信貸貼息3095.0953萬元,有效降低了貸款風險。劉明國表示,農村金融改革“升級版”使農村金融服務從以“農金村辦”為核心向以信用建設為核心轉變,倡導信用第一,推動“六大體系”升級,進一步優化了信用環境,解決了線下服務成本高、效率低問題,為服務縣域經濟、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提供了充分的金融支撐。

          童 政 周驍駿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編輯:高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2020天天爽天天玩天天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