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frames id="55b3r">

<noframes id="55b3r">

      <ins id="55b3r"><p id="55b3r"><dl id="55b3r"></dl></p></ins>

          <address id="55b3r"></address>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我的神木我的城

          發布日期:2021-11-02 17:21
          2

          每次提起她,總有一股暖流在心頭涌動,每次踏上她的歸途,總覺得漂泊的腳步找到了歸宿,每次心靈受了傷,總想第一時間投入她的懷抱,她是我心中最柔暖的地方——我的神木我的城。

          微信圖片_20211102171216

          我的神木位于陜西北部、秦晉蒙三省接壤地帶,地域廣闊,資源豐富,歷史悠久,文化淳古。古稱麟州,是華夏始祖軒轅黃帝部族都城所在地,石峁遺址為中華文明五千年的歷史提供了重要實證,亦是歷史上邊關要塞,名揚青史的楊繼業父子曾駐守于此。到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初,幸運來得太突然,我的神木成了世界八大煤田之一的腹地,隨著神府煤田的開發,二十年后神木逐漸成為“富有”的代名詞、全國百強縣,我的城也舊貌換新顏,鱗次櫛比的高樓直聳云霄,縱橫交錯的交通,構成了城市的血脈和骨架,推動著古城大踏步邁向現代化城市,但我心中一直藏著少年時期那個溫暖的城。

          微信圖片_20211102171211

          我的城鑲嵌在東西兩座山間,巍峨挺立的東山像屹立的巨人,堅毅穩重,東山北端的香爐峰看似岌岌可危地聳立在山尖,亦如一朵騰空而起的蘑菇云,南端的龍眼窟汲取著旭日的精華普照著古城。蜿蜒峻峭二郎山尤如一條仰首翹尾長龍橫亙城的西邊,山上是釋、儒、道三教合一的圣地,廟宇眾多,莊嚴肅穆的三教殿佇立在二郎山最高的脊梁之上,朱紅色的院墻,青灰色的殿脊,院中古木蒼翠參天,悠悠的鐘聲回蕩在繚繞的香煙中。正殿后最險要處有一棵傘狀的松樹,樹干在空中彎曲成一個倒“七”字,這里成了二郎山的標志性取景點,到此一游的時髦人都會在此拍照留念。每年農歷的四月初八、六月二十二是二郎山聲勢浩大的傳統廟會,廟會熱鬧非凡,商賈云集、游人涌動,場面極為壯觀。二郎山下是綿延百里的窟野河,像一條黃色的玉帶繞城而下,她有時像溫柔的母親,滋潤著這塊富饒的土地,有時像憤怒的雄獅,1989年那場巨浪濤天的大水襲卷了兩岸不少農田房舍。

          1

          八十年代,我很小,城很大。 鐘樓以其金碧輝煌的雄姿踞于古城中心、東西南北四條大街的交匯處,是古城的標志建筑。從鐘樓向北至大仙廟為北大街,北大街緊靠鐘樓的東側是充滿著詩意、彌漫著書香的新華書店,那是我們常常三五成群去蹭書看的地方。隔壁的鑲牙照相館留住了多少人青春與童年。全城最高大尚的賓館—服務大樓位于北大街正中心,服務大樓對面是散發著濃郁中藥味的藥材公司,還有珠光寶氣的銀匠鋪,北大街的盡頭匯聚了全城的地毯廠,聞名遐邇的神木手工地毯出自于廠房里女孩子的纖纖玉手下。南大街是全城最繁華的商業街,百貨公司琳瑯滿目的商品曾無數次吸引過我渴望的眼球。五金公司的黑白電視、自行車、縫紉機那是緊缺的大件供應品。副食公司醇厚的醋香味悠悠漫漫地飄出廚窗,讓人口水直流。南大街的盡頭是一家挨一家的五金手工加工鋪,叮叮當當的的錘聲此起彼伏地從耀眼的白鐵皮上泛起。西大街短窄,從鐘樓向西至城墻,街上商業設施很少,唯有武二寶的傳統小吃店譽滿全城,酸爽可口的粉糊糊,筋道噴香的釀皮,晶瑩剔透的綠豆粉皮無不讓人垂涎三尺。西大街最熱鬧的時候是正月十五燈火輝煌的“三元”盛會。東大街以中醫院、城關小學為中心,云集了各種小吃攤、小賣部,固定小商鋪為病人提供方便,流動的小商販們盯準的則是下課鈴一響蜂擁而出的學生,他們充分利用黃金課間十分鐘來一次5分錢的瘋狂大促銷:玻璃板下5分錢一大杯黃燦燦的香蕉水,5分錢一個冰涼香甜醬紅色的豆沙冰棍,5分錢的一個疤子碗托至少能加三次醋湯湯,還有粉皮不貴貴一毛一對對……

          微信圖片_20211102171235

          八十年代的東興街既是街道又是古城通往外面世界唯一的一條道路,向南連接著省會西安,向北面通往首都北京,西安與北京都是莘莘學子們向往的遠方。說起學校的時光,那是橡皮擦擦不掉的記憶。那時城里的小學只有三所,城關、南、北關小學,初中只有呈階梯狀分布的二中,最高學府高中當然屬人才輩出的神中了,那時的學校少,課程也少,我們總有大把時間用來玩,一輛二八自行車能讓我玩轉整座城,小學時我個子太矮,矮到不僅坐在座子上雙腳夠不到腳蹬,即使騎在前杠上也夠不到,只能用左手握著左把,右手扶著前杠掏腿兒騎,我曾經用這種騎法,巧妙躲過了東興街上轟轟隆隆駛過的東風牌帶掛車,也騎遍了城里所有的搓板路,除了偶兒摔兩個大馬趴外,并未發生其他危險,因為除東興街外的街道上幾乎沒有汽車。初中男女生開始“封建”,課桌上深深的“三八”線將男女生隔成兩個世界,男生瘋狂追金庸武俠小說,女生捧著《窗外》成了瓊瑤的忠實粉絲,但我們共同追星,《黃土高坡》上的《小城故事》多,《小小的我》也有顆《驛動的心》,《我多想唱》《跟著感覺走》,但高中時光已逼近。高中三年必須長大,晨曦微露的二道壕畔蕩漾著我們朗朗的背書聲,寂靜的深夜在海紅子電燈下補回曾經蹉跎的歲月。

          微信圖片_20211102171241

          從北向南流淌的二道壕澆灌了南北關的菜水地,也成了古城有水有樹天然的長廓公園,早晨空氣清新,流水淙淙兩岸碧柳成蔭的二道壕屬于晨練的老人和用功讀書的孩子們,老年人專心致志地打太極拳,一個“雙龍戲珠”,陰柔并濟,一個“大鵬展翅”,剛強有力,雖然打的很慢,卻是以柔克剛;僅有一天周末的早上,用功讀書孩子們會早早起床去二道壕畔背書,有多少學子曾在兩棵固定的歪脖子柳樹間來回踱步捧書奮讀,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成功小道。夜晚的二道壕屬于浪漫,黃陰陰的水,疏疏的林,淡淡的月,正是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的佳境,那時用小紙條約好“七點半,二道壕畔見”的愛情是純真篤定神圣的,因為城里人很少,褻瀆不起感情,她的七八姑八大姨也許是你七八姑八大姨的同事同學或朋友。

          城里熱鬧與繁華以鐘樓為中心,四條大街盡頭為半徑,城外郊區的美麗富饒北起石堡墕南至單家灘,城郊的時令果蔬總被第一時間挑著擔、推著架子車送到城里的大街小巷,“紅丹丹的洋柿子,酸甜甜的立核核(國國)毛桃”,親切的鄉音、悠長的叫賣聲足以喚醒孩子們的味蕾、家庭主婦的購買欲。寒食的干羊腿燴新菠菜,六月六的西葫蘆熬羊肉,隆冬時節豬肉熬酸白菜……城里家家戶戶一年四季舌尖上的美味大都來至城郊的土地。

          微信圖片_20211102171246

          流年如絲,波瀾不驚,那座溫暖的城曾經點點斑駁的往昔在我心中還是那么凝重深刻,她記錄了我童年的頑皮,少年的無閑,青年的夢想,她哺育我成長成人,任時光流轉,世事滄桑,我總是深深的愛著您—我的神木我的城。

          通訊員 王麗

          本文來源:榆林傳媒中心-榆林網編輯:郝莉娜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2020天天爽天天玩天天拍